回顾历史 重温经典
来自: huixinbaihe2015/9/16 19:46:06

等待重逢,总是人间平常事,但在艰难时世,亲友间的等待又谈何容易?不过,正是这种不易的等待,会成为情谊是否坚贞的考验。“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只是要你苦苦地等待……”反法西斯战争时期,苏联著名抒情诗人和小说家西蒙诺夫的这首著名抒情诗《等着我吧》表达的正是这样的情愫。诗人发自肺腑的不仅是对爱人强烈而热切的期许,更表达了对苏联卫国战争终将胜利的坚定信念,升华了等待的情感与格调。

50后、60后的俄苏文学爱好者大都记得这首《等着我吧》,而中国读者对西蒙诺夫的格外熟悉,还源于他不仅曾作为以法捷耶夫为团长的苏联文化代表团成员访问过中国,而且还参加了新中国的开国大典,著有报告文学《战斗的中国》。

《等着我吧》在苏联文学史上被看作是对著名战歌亚历山德罗夫的《神圣的战争》的回应。前者是柔情似水的细腻温情,后者是壮怀激烈的宏大豪情,两者都真实地展现了战时苏联军民的普遍心理和情绪。从诗情对应格局来看,即使在战争时期,苏联文学对集体主义的推崇,以及对作家创作个性的尊重,也得到了辩证的统一和完美的体现;作为战士的责任感和作为诗人的丰富、隐秘的内心也得到了充分的尊重和表达。正像文学史家梅特琴科指出的那样:在战争年代里,诗歌,特别是抒情诗的广泛流传,为文学的自由表现创造了前提。事实上,从俄罗斯20世纪整体文学史语境来考察,西蒙诺夫这首情诗不仅是对战时呼唤的积极响应,而且还是对苏联早期革命诗情的延续与深化,是与前辈诗人深沉的主题对话。

在俄国无产阶级革命早期,著名无产阶级诗人阿·格梅列夫(1887—1911)曾写了一首情诗《别等我了》,这首诗歌表达了革命者义无反顾投身革命的坚定志向:

别等我啦,我将毫不怜惜地

自愿地离你而去……

斗争在召唤我。原谅我亲爱的,

最后一次,无须相互起誓,

我爱你!但是为了故乡的土地

我应该献出生命。别等我啦!

正如诗人郭小川所言,“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阿·格梅列夫为自己故乡的解放,毅然地告别了难舍的爱情,祈求恋人放弃对他的等待,此诗无情胜有情,舍弃小爱献大爱,表达的正是典型的俄国第一代无产阶级革命诗人的高尚情怀。这首情诗把革命主题与爱情主题悲怆地融为一体,成为苏维埃早期诗歌史上的经典抒情之作,流传甚广,对西蒙诺夫这些革命后成长起来的苏维埃诗人产生了难以磨灭的影响。西蒙诺夫的《等着我吧》从题目和形式上看,正是在回应先辈的创作,虽然用其反题,但在内涵上与革命文学的不屈斗志却一脉相承,在情愫上更加委婉温存。

时代不同,诗歌主题的深化和变化是必然的。与格梅列夫《别等我了》诗歌有别的是,西蒙诺夫在款款柔情中蕴藏着的首先是对反法西斯战争必然胜利的信心,继而是建立在这种胜利信心基础上对情人深切而复杂的期许。正如战后苏联文学史家指出的那样,卫国战争时期的文学在号召军民保家卫国的同时,对普通士兵的生存伦理问题也高度重视,士兵奔赴前线不是去送死,而是去生存。”“伦理问题并没有与军事战略问题对立起来。”“等着我吧已不再是前辈诗人别等我了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诀别。布尔什维克传统的革命抒情在苏维埃国家日益强大的新形势下有了积极的演进,从而推动了苏联诗歌主题的进步。自信与胜利终将战胜死亡,这是整个卫国战争文学的主题,也是这首著名情诗所要表现的主题。这正是本诗在战争初期就赢得前线与后方普遍欢迎的首要因素。西蒙诺夫在《等着我吧》中写道: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

只是要你苦苦地等待。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

死神一次次被我挫败。

不能不承认,苏联卫国战争的战时情诗已不同于早年革命时期革命者单纯的情愫,体现出了一种更加复杂、更加真实的个性的情感。据文学史家考证,诗人西蒙诺夫的这首情诗原是写给他挚爱的新婚妻子的。叔本华说过,久离情疏,时空距离本已是对感情的考验,战时的生离死别更是重大的考验。西蒙诺夫借助情感逐渐加深的排比式祈使诗句,绵绵不断地倾诉了离别战士的衷肠。毋庸讳言,在情诗的开始和中间部分,诉说与祈使中隐隐流露着抒情主人公对可能失去爱人的种种心忧,坦诚地显现了苏联战时浪漫现实主义创作的真实性。于是,我们读到主人公的万般叮咛: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

不要祝福那些人平安,

他们口口声声地说:

算了吧,等下去也是枉然!

纵然爱子和慈母认为

我已不在人间

纵然朋友们等得厌倦,

在炉火旁围坐

啜饮苦酒,把亡魂追荐……

你可要等下去啊!

千万不要同他们一起

忙着举起酒盏。

你可要等下去啊。

上述诗句,委婉地表达了抒情主人公的隐忧。然而,这样真实的贴近生活的表白不仅没有消解抒情主人公作为战士的勇敢形象,反而赢得了读者普遍的情感认同,扩大了这首抒情诗歌的艺术影响力。不过,尽管这首诗歌曲折地表达了战士对情人或妻子情变的隐忧,传递出自己温柔的祈求,但在这一复杂情感表达完成后,作品抒情的基调再次转向积极的一面:

从死神中,是你把我拯救出来

只有你和我两个人明白,

因为你同别人不一样,

你善于苦苦地等待。

在这最后一节诗歌里,作者已把个人情感经历,转化为对战时广大苏联女性勇敢、坚韧的性格与品行的概括与赞美,从而将个人情感经历升华为对高尚情感的道德礼赞。这首抒情诗的光明结尾,正彰显了苏联进步文学对苏维埃社会新道德力量形成的信心,体现了苏联文学光明梦传统的典型特征。

《等着我吧》虽不似《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那样直接鼓舞人的斗志,但温婉情愫的表达中依然蕴含着一种对真情、对人生、对未来的坚定信念。在中学时代,我们就常常用“等着我吧”这一经典诗句来表达对自我的自信、对生活的自信、对同学之间真诚情谊的自信,以及对未来的自信。优秀的文学作品总能超越时间,以独特的语言生命力与时并进、与读者相伴。一首反法西斯战争的经典诗篇就这样以励志自信的豪迈抒情,长存于战后的和平生活之中。

《等着我吧,等着胜利》是“二战经典与我们”系列的最后一篇。希望这个系列能让您与我们一起重温二战经典文学的永恒魅力,记住那些正义之战中激扬的生命与高蹈的精神。

 

回应成果请先 登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