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原来是雅集 周长元
来自: 黑哥2015/9/30 10:53:06

佛曰: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世的擦肩而过,而有人却说“人生何处不相逢”。在我前半生的五十年里,在我曲曲折折的人生之路上,有幸遇见了许许多多的朋友,应该说,他们都是与我有缘的贵人。

总觉得自己是一个讷于口却敏于心的人,特别是年过半百之际,对一路走来的有贵人,苦于只会默默怀念,却难以能有机会表达感恩之意。终于有次在和美女编辑伊青网上聊作品的修改时,鼓足了勇气说想下班后,约个时间带两个书画家一起吃个便饭,为的是当面改稿子。她回信息说自己没什么见识,在书画方面也很白痴,会不会在我们中间显得尴尬,有些担心。我立即打消她的顾虑,说我们大多都是从外地闯上海的人,和老乡一样的,请她放心,她才答应了。于是我即刻想到了林老师。林老师和伊青一样,都是编辑,只不过一个是我的专业论文方面投稿的编辑,一个是我文学创作方面投稿的编辑。我是她们一个普普通通的作者,然而我的写作却一直得到了他们的关注和指导。心里早就想见见她们,表达表达敬意。给林老师发出信息后,很快也得到答复。于是,我立即用微信通知了书法家龙飞和画家邦彩,于是有了这一次的萍聚。

那天下午,我早早就来到龙之梦踩点,找一家既适合小聚又适合大家口味的餐馆。伊青是川妹子,爱吃口味麻辣些的;林老师上海精致女子,口味要清淡些的。至于我们仨,那是海纳百川的,通吃的,不管。最终,我还是选中了富有地域特色和有家的感觉的“上海人家庭”。环境还算幽雅,看看菜谱,也够了档次。而况我们不是奔着牙祭来的呢,我想。

等客的时间,我一边翻看菜谱,一边根据人数选定冷盘、热菜、汤羹和甜点,注意好荤素比例搭配,清淡和麻辣都有。这时候,伊青来了,邦彩来了,龙飞来了,最后林老师来了。半月形围坐下来,大家似乎一见如故,忙着介绍、握手,便无拘无束地谈笑风生起来。原来,每个人都是一个传奇,每个人笑容的背后都藏有许多悲欣的故事。或两两交耳,或一人滔滔四人引颈托腮倾听,我三番五次不停打断劝酒劝菜。岂知,酒入豪肠,三分发酵悲怀七分酿成豪迈,锦心绣口口吐莲花,从童年到成年,从山村到都市,从一无所有到小有成就,从人生到艺术,海阔天空,天南地北,直谈得红了眼眶朗了笑声……不知不觉服务小姐提醒该打烊了,才恍然惊觉周围客人都散了。赶忙起身,龙飞赠书法,邦彩赠画作,请伊青、林老师两位笑纳,然后大家开心合影留念,握手告别。

有多少筵席是为生命与生命的关爱而开,有多少的美味佳肴是为感恩生活而谢?觥筹交错把酒尽欢,不是因为美酒而是因为情怀。五个来自五湖四海年龄不同性别有异的文人墨客,在盛世上海相遇相识,对于世界而言,也许只是蝼蚁路遇碰碰触觉而已;而对于我们,是打开一扇窗迎接新视界!

朋友啊,萍聚原来是雅集。人生路上感谢有你,愿我们诗意地栖息,下一次举杯时的笑容里,一定会有更多的精彩幸福故事。


回应成果请先 登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