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父气象
来自: 黑哥2015/9/30 10:50:33

  2010年,上海共青森林公园。

        青石铺就的林荫道上,一个老人,反剪着手,踽踽独行,且走且驻,俯仰环视,若有所思。他似乎显得有些疲乏后的轻快,清风拂面,想吹尽他半世辛劳,想抚平他满心沧桑。跟在后面,保持一段距离,细读您的背影,心中升腾起袅袅敬意和无限感慨。先前的一幕幕影像,也如杨花点点,迎面飘散开来 ……      

         2001年5月,我到“继光”来应聘,接待我的就是您。印象很深的是您的身材长相很标准很“中国”很“上海”,上身穿着红白宽横条子相间的T恤,言行举止既平易近人又干练潇洒——年轻有为!后来才知道,其时您已年过半百了。

        新学期教工大会,从世界风云到国家形势,从国际新闻到社会热点,然后到市、区、校的教育信息,次第道来,如数家珍:视野开阔,条理清晰。您衣着端庄,精神焕发,声音洪亮,中气十足。讲话有激情很投入,并辅以半扬起的手臂,挥动张开的手掌,展现一种神完气足的领袖风范。

        在继光的十年,他带领教职工们苦干巧干,八年超越进分排前的学校,受到局里的嘉奖。十年如一日,用他表扬老师的话来形容他自己也恰当不过的:“起得比鸡早,睡得比鬼迟”。一年年,送出优秀毕业生,也培养并输送了不少优秀干部,不愧是慧眼识才的伯乐。但是他没能躺在功劳簿上睡觉,他说:“我天天好似坐在火山口上一般,为学校的生存发展焦虑不已,寝食难安”。

        学校生源减少了,人员富余了,本来你完全可以利用末位淘汰制,让一些人下岗,或另谋出路。可是您对这个问题慎之又慎:放高学历的年轻人走,在社会上更有发展潜力和竞争力;把机会给那些默默为学校添砖加瓦的老教师。一位年轻高学历的老师,不够适应学校的教学岗位,给他机会支教锻炼,支教成绩也不好,正待与其解聘时,这位教师得了重病,您立即在教代会上提请大家讨论,最后让其留校,办了长病假。设身处地,换位思考,关心体贴教职工。冬送温暖夏送凉,走家串户,您就是一位慈爱的家长,把关爱送到每家每户。

        您喜欢读书,喜欢旅游,喜欢养花种草,喜欢孙女绕膝,尽享天伦之乐。可是,学校领导青黄不接,上级考虑在挽留一年,再扶年轻的领导上马送一程。您答应了,您又起早摸黑以校为家了。但是,岁月不饶人哪,精力的透支让您的腰杆不再挺拔,让您的双鬓也染了白发。您说:“天不亮就醒,开大会就睡,刚去的厕所又要去,没做什么也累,是该老了。”

    您没上课了,但是您能叫得出大部分学生的名字,教师婚嫁病丧,您赶忙家访。您既依法办校,又以情暖人。学校就是您的家,一家之长,事无巨细,您都举重若轻。您既有大的谋划,又能关注每一个细小事情:这种境界,需要多少的磨练才能拥有?

        “阿爷,有电话啦!”清脆、响亮而纯真的童音,这是你手机设置的铃声,是您的孙女的。有了这句话的提醒,您总是笑容可掬地摘下老光镜,笑眯眯地看来电显示,然后接听电话。这时候,我看您快乐得像一个孩子。

        为婴儿或幼儿洗礼并保证接受宗教教育的人,或是在制订或阐述教义方面有权威的神学家被称为“教父”;为缔造国家做出重大贡献的领导人被称为“国父”,如民国时代称孙中山先生为“国父”,许多国家人民都有自己称呼的“国父”,因此,我想把您称作“校父”。

        让百年老校有可持续发展,让每个学生都有进步,让每一位教师成为优秀人才,让每个继光人的家庭都拥有幸福,这是您的愿望,也是您在继光十多年的践行。而今您即将告老还乡,您的魅力,不,应该说“气象”,却让我们铭记在心久久难忘!    

        范仲淹咏严子陵的著名诗句:“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胡校长的风范值得我辈景仰。 先生之风,高山仰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校父,我们的校父!!


回应成果请先 登录
top